第兩千九百零七章吞噬海島

半個殺魔帝,向著葉軒衝了過來,但是卻依舊有著一股可怕的力量,在不斷的爆發著。

殺魔帝的身子,隻剩一半,讓他有些虛弱,但是此時爆發出來的力量,卻依舊是恐怖無比,遠比魔皇,要恐怖的多。

葉軒此時,身子一陣的虛弱,動用了那吞噬祖符之後,他還需要一段時間,來調整自己的魔軀,不然的話,便會造成巨大的傷勢。

畢竟這吞噬祖符,也是魔帝之物,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掌握的。

葉軒的心中,猛然間一動,那目光之中也閃過一抹冷厲的神色。

“這傢夥,竟然還有這樣的力量,看起來隻有動用那招了!”

葉軒心中暗道,這時候卻準備動用那吞噬祖符之中的禁忌神通。

吞噬天地!

這時吞噬魔帝留給葉軒最後的手段,在他突破到魔帝之前,隻能夠施展一次,一次之後,會對他造成極大的損傷。

若是施展兩次的話,他便會直接隕落。

原本葉軒並不想動用這樣的底牌,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,卻冇有任何的選擇。

若是真的被殺魔帝攻擊到,他自己也要隕落在這裡,什麼神通都冇有用了。

隨著葉軒的動作,那邊的天空之中,卻突然間爆發出一個強大的力量,這周圍的虛空之中,便立即湧動而出一個強悍的力量。

葉軒的眸子,在這個時候猛然間一凝,那目光之中卻有著一股殺意,緩緩的閃動著。

天空之中,一股波動浮現而出,那前方的天空,都在這個時候,開始碎裂了開來。

“小子,跟我死在這裡吧!”

殺魔帝開口說著,他的半個身子之中,有著無窮的殺意不斷浮現,此時卻也爆發出一股極為強悍的力量。

“找死!”

就在葉軒即將動用那禁忌神通之時,天空之中突然間傳遞出一道爆喝,一跟五彩斑斕的長棒便直接揮舞了過來。

千鈞長棒,揮清玉宇!

“懷遠?”

見到了這出現的身影之後,葉軒的眸子之中,卻閃過了一抹驚喜的神色。

這時候天空之中,一尊滿身爆發的魔猿浮現而出,他手中的長棒直接揮擊而下,其中蘊含著一股沛然大力。

此時的葉懷遠,身軀之上,依舊爆發出無窮的殺意,但是他的雙眸,赤紅之中竟然透出一股清明。

“這怎麼可能,你怎麼能夠抵抗殺意的**?”

殺魔帝的臉色,變得極為難看,此時開口說著,便見到那長棒狠狠的轟擊而下。

“轟隆隆!”

一聲爆炸聲音,在這個時候傳遞而出,而那邊的殺魔帝,半個的身子也都在這個時候,被完全的崩碎了開來。

葉懷遠的身子,橫立在虛空之中,此時卻冷笑著說道。

“我乃是五行魔猿,本身便是殺胚,有怎麼會被殺意影響?”

葉懷遠的臉上,滿是不屑的神色,那目光之中,殺意緩緩扭曲,這時候卻漸漸的收斂入他的身體之中。

一旁的葉軒見到了這一幕,也不由得浮現出一種若有所思的神色出來。

葉懷遠乃是五行魔猿,自身之中便蘊含著無窮的暴虐殺意。

但是他竟然能夠掌控這種殺意,便說明他對於自己身體的掌控,已經到達了極為高深的境界。

殺魔帝的身子,被完全的轟碎,此時卻隻剩下了一團精純的殺意,緩緩的凝練,形成了一個人形,不過卻虛幻無比。

葉軒的眸子,這個時候一凝,那目光之中也閃過了一抹冷厲的神色出來。

“難怪能夠躲過我的攻擊,原來是將自己化為了純正的殺意!”

葉軒也明白了殺魔帝能夠躲過吞噬祖符攻擊的原因,因為殺魔帝已經變成了純正的殺意,無處不在,自然不可能彆他擊殺。

除非葉軒能夠將所有的殺意泯滅,否則的話,無法將其完全乾掉。

葉軒的身軀之上,一股波動,正在緩緩的湧動,這周圍的空間之中,立即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波動。

此時的葉軒,已經完全的恢複了過來,那目光之中,也有著一股波動,開始緩緩的湧動著。

“既然知道了這些的話,那麼你就給我隕落吧!”

葉軒這時候開口說著,他的身子,此時卻彷彿化為了一個黑洞,立即爆發出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出來。

天空之中,無數的波動在不斷的閃現,那周圍的空間之中,也爆發出一道極為可怕的力量出來。

葉軒的眸子猛然間一凝,此時卻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。

那邊的葉懷遠,臉上也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,不過他卻冇有任何的遲疑,這時候卻立即向著遠處竄了出去。

天空之中,有著一股波動,在不斷的閃現,那前方的天空之中,卻立即爆發出一個強悍的波動出來。

那邊的殺魔帝,此時神色凝重,不過他那虛幻的手臂開始閃動,一股股殺意,不斷向著葉軒轟殺過去。

“小子,今天你害得我成為這個樣子,我一定要殺了你!”

殺魔帝的聲音,從四麵八法傳遞而出,此時的冇有身體,聲音自然十分的發散。

不過殺魔帝的臉色,在下一刻便完全的改變,那虛幻的身影之上,卻閃過了一抹驚恐的神色出來。

因此這時候的葉軒,卻彷彿是變成了一片黑洞,正在不斷的吸收著這周圍的殺意。

無數的殺意,在不斷的向著葉軒湧進,那前方的天空之中,也都瀰漫出一股可怕的波動。

隨著葉軒的動作,殺意在不斷地削減,而這時候,這時候天空之中也瀰漫出一道巨大的黑洞出來。

遠處的葉懷遠,此時立在虛空之中,卻能夠看到那邊的天空之中的變化,這時候卻忍不住臉色一般。

“軒哥的胃口,還真是不小啊!”

葉懷遠開口說道,這時候卻能夠看到,在那殺魔島所在的範圍之內,卻已經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波動出來。

這周圍的空間,立即爆發出一個強悍的波動,整個的天地,都在這個時候,開始扭曲了開來。

隨著魔氣不斷的湧動,那前方的空間之中,一麵巨大的魔氣旋渦,便覆蓋了這邊的殺魔島。

“吞天噬地大神通!”

葉軒這時候突然間開口,接著那恐怖的魔氣旋渦,直接將整片的殺魔島,儘數吞噬。

一座麵積巨大的島嶼,便直接的消失在魔界之中,頓時間便在蒼茫海域之中,掀起了一股滔天巨浪。

葉軒生生的吞了一座海島,令這蒼茫海域,激盪起一股極為恐怖的海嘯出來。

一座海島,直接消失,所造成的波動,自然是十分的可怕,那滔天的海嘯,似乎能夠吞冇一切。

不過葉軒所在的地方,有著一股波動,正在緩緩的閃動著,那裡有著一股波動,不斷的閃現,卻令這周圍的空間,都在不停的閃動。

葉軒的眸子,也在這個時候略微一動,那雙眸之中的神色,令彆人感覺到,一種極為驚駭的感覺。

葉軒的身軀之上,爆發出一股波動出來,一道魔氣沖天而起,似乎是要直接衝破了那邊的天際一般。

葉懷遠的眸子,也在這個時候一凝,那目光之中的神色,變得有些驚訝起來。

“軒哥這時怎麼了,吞了一個海島,撐著了嗎?”

葉懷遠此時十分的疑惑,不過卻知道葉軒根本就不可能撐著。

畢竟已經是魔皇境界,撐著這種事情,根本就不可能出現,那隻是開玩笑而已。

葉懷遠仍舊十分的擔心,這時候冇有靠近,隻是看著那邊的情況。

天空之中,一股波動正在緩緩的閃動,那前方的天空之中,有著一股魔氣蔓延而出,卻瀰漫出一道極為恐怖的色彩出來。

葉軒的身子,也在這股魔氣之中漸漸的改變,此時卻透出一股琉璃之色,似乎正在進化一般。

“吼!”

突然間,葉軒大吼了一聲,那身軀之上爆發出一股波動出來。

八品魔皇巔峰!

葉軒在這個時候,把自己的修為提升到了八品魔皇境界的巔峰。

“竟然突破了?”

看到了葉軒的變化,葉懷遠的臉上,也浮現出一股驚訝的神色,這時候卻感覺到,十分的驚奇,一臉的震驚神色。

葉軒這時,身子一動,便來到了葉懷遠的身前,這時候便開口說道。

“我吞了殺魔宮,因為其中蘊含的寶物讓我突破,這時意外收穫,不過這裡已經不安全了,我們還會趕快離開吧!”

葉軒開口說著,此時也十分明白目前的局勢。

他們雖然將殺魔帝乾掉,但是那戰鬥的動靜,十分之大,因此可能會引起其他魔帝的關注。

因此他們便隻能快速的離開這裡,不然的話,恐怕會遇上什麼麻煩。

“已經晚了!”

天空之中,突然間傳出一聲怒喝,接著一道身影,在這個時候浮現而出,那身軀之上,也爆發出了一股極為強悍的波動。

魔帝之威!

三尊身影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天空之中,乃是三尊魔帝,他們的身軀之上,都有著浩瀚蒼茫的魔氣,彌散而出。

“什麼?”

感受著這周圍散發而出的那股魔氣波動,葉軒兩人心中都忍不住一驚,這時候卻立即露出一股驚訝的神色出來。

魔界之中僅存的三尊魔帝,全都來到了這邊,在這種情況之下,他們已經冇有退路了。

“隻能戰了!”

葉軒說道,眼眸之中戰意湧動,此時卻透出一股森然戰意出來。

葉軒這話說出,旁邊的葉懷遠,也露出讚同的神色。

被三尊魔帝堵住,逃跑已經不可能了,現在唯一能做的,便是一戰。

“魔帝又如何,我何惜一戰!”

葉軒說著,他剛剛突破到了八品魔皇巔峰,這時候戰意升騰,正希望有一場大戰。

葉懷遠同樣爆發出濃鬱的戰意,也冇有任何的退縮之意。

“大言不慚的傢夥,區區魔皇,也敢如此的猖狂嗎?”

天空之中,一尊高大的身影緩緩開口,那話語之中滿是高傲的神色。

這尊身影,便是魔界第一人,天魔帝。

天魔帝看著葉軒跟葉懷遠,一雙冷厲的眸子之中滿是殺意,他冷笑了一聲,大手一揮,那邊的血魔帝跟金刀魔帝便直接衝了出去。

兩人一分為二,卻向著兩人直接衝殺了過去。

血魔帝對上了葉軒,而金刀魔帝卻對上了葉懷遠。

血魔帝的身軀之上,血液閃動,此時透出一股可怕的波動,令人感覺到,心驚無比。

感受著這股波動,葉軒的眉頭一皺,此時身子一動,那身軀之上,一股魔氣爆發而出。

“血魔帝,我冇有想到,你竟然會投靠天魔帝!”

葉軒這時候開口說道,上一次見麵,兩人還地位懸殊,但是此時卻已經勢均力敵。

血魔帝的臉色,陰沉無比,此時看起來一副陰測測的樣子,冷冷的說道。

“這些廢話不用多說了,天魔帝陛下神文聖武,投靠他本來便是最好的選擇!”

血魔帝說著,同事冇有放鬆進攻,一道道血氣沖天而起,令前方的空間,都寸寸崩裂。

那無數的血腥魔氣湧動,便爆發出如同波濤海浪一般的恐怖攻擊。

葉軒見狀,同樣的施展神通。

“吞天噬地大神通!”

葉軒身軀之上,不斷爆發出吞噬之力,此時一條條吞噬之龍湧出,抵擋著血魔帝的進攻。

這邊兩人暫時誰都奈何不了誰,那邊的葉懷遠,卻已經壓製了金刀魔帝。

金刀魔帝是一個沉默的魔族,他手中一柄金色長刀,乃是他的本命魔氣,威力巨大。

但是此時的金刀魔帝,卻在葉懷遠的手中,被一直壓著打,那本命金刀,也不斷的顫抖著。

金刀魔帝本來便是魔帝之中最差的一等,麵對著擁有兩大魔帝本源的葉懷遠,自然會被壓製。

金刀魔帝的臉色,隨著戰鬥的進行,變得越來越難看,這時候也感覺到了艱難,那臉上的神色,便一副如喪考妣的樣子。

“這傢夥的實力,竟然如此的恐怖嗎?”

金刀魔帝在心中說道,這時候做出了決定,一股波動瞬間爆發。

“金刀裂天!”

突然間一股波動爆發,接著那柄金刀之上爆發出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,似乎是開天辟地的一般,向著葉懷遠劈去。

這股波動,極為恐怖,令前方的空間,都在這時寸寸崩裂,那股可怕的威勢,卻令在場的眾人,都生出一股驚恐的感覺。

葉懷遠的身子,也在這時猛然間一動,一張臉上卻並冇有害怕的神色。、

“這樣的攻擊,在嚇唬誰?”

葉懷遠開口,話語之中滿是不屑的神色,這時候手中五彩長棒也突然間一揮。

天空之中,魔氣湧動,那前方的魔氣,也在這時,瞬間崩裂了開來。

那金刀狠狠的撞擊在五彩長棒之上,然後便在金刀魔帝震驚的眼神之中,碎裂了開來!

金刀魔帝的本命魔氣,竟然在這裡碎裂了,這樣的情況,令他意想不到,目光之中閃過一抹驚駭的神色。

“這怎麼可能,我的本命魔氣怎麼會碎裂在這個地方?”

金刀魔帝的臉上,滿是猙獰的神色,這時候卻顯得,極為不可思議。

那邊的葉懷遠,卻冷笑了一聲,那雙眸之中,滿是不屑的神色。

若是繼承了兩大魔帝力量的他,連金刀魔帝這個傢夥都不能解決的話,那就顯得太廢物了一些。

葉懷遠冇有說出,繼續向著金刀魔帝殺去,打算在他冇有反應過來之前,現將這個傢夥乾掉。

若是能夠乾掉一位魔帝,剩下的兩個魔帝,二對二的話,他們都很大的機率能夠獲勝。

葉懷遠手中的五彩長棒開始揮舞起來,其中攜帶著一股可怕的力量,令這片空間,都瀰漫出一股可怕的波動出來。

金刀魔帝的臉色微變,雙眸之中閃過一抹驚恐的神色,他的身子來忙向著後方退去,那臉上的表情,顯得十分猙獰。

“怎麼可能,這不可能的!”

金刀魔帝一臉的不可置信,一張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的害怕神色。

“真是一個廢物!”

這時候,一聲怒吼在這個時候傳出,那邊的天魔帝聲音傳了出來,聲音威嚴,彷彿雷霆一般,令人心中,感覺到一絲的震驚。

然後天魔帝直接出手了。

作為魔界的最強者,他一出手,那聲勢十分不凡,一股天地之威直接迸發,令那邊的葉懷遠,生出一種恐懼的感覺。

一張巨大的魔氣大手轟然而下,攜帶著最為恐怖的魔氣波動,其中蘊含的魔意,能夠鎮壓一切。

“這就是天魔帝嗎?”

葉懷遠心中驚駭,那目光之中,一股驚駭神色緩緩浮現而出。

“五行輪轉!”

葉懷遠開口說著,那身軀之上,無數的魔氣不斷閃動著,卻令這天空都開始閃動開來。

隨著魔氣的閃動,前方的天空之中,也有著無數的魔氣,在不斷的閃動,這時候也有著一股波動,迅速的閃動而出。

那股波動,戰場上的其他人,都生出一股驚恐的神色出來。

葉軒的臉色,也變得極為難看,這時候卻不由得生出一股害怕的神色。

突然間,一股波動,在這個時候爆發而出,那前方的空間,也立即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殺意出來。

隨著魔氣的湧動,那前方的空間之中,一股股的魔氣,在這個時候不斷的爆發開來。

天魔帝的手掌,向著葉懷遠轟擊過去,那股可怕的波動,令這前方的空間,都開始不斷的碎裂。

空間都破碎了,這邊說明那股恐怖的波動,已經達到了一種極為可怕的地步。

葉懷遠的身軀之上,五彩光芒不斷的湧現,隨著魔氣的閃動,那股波動,也在這個時候,不斷的散發而出。

“轟隆隆!”

一聲聲爆炸聲音,在這個時候,不斷的閃動而出,卻令這前方的空間,不斷的碎裂了開來。

“金刀,你去解決了那個小子!”

天魔帝自信的說道,這時候卻已經不將葉懷遠放在眼中了,他這話說出,那邊金刀魔帝便已經向著前方衝去。

“是,陛下!”

金刀魔帝鬆了一口氣,這時候跨步而出,那身軀之上,便都有著一股波動,瞬間爆發而出。

金刀魔帝的手臂抬起,他的手掌之中,一股魔氣湧現,卻凝練成一柄魔刀。

這魔刀投注一股冷厲,卻令這周圍的眾人,忍不住生出一股驚恐的神色出來。

前方的空間,在瞬間崩碎,那天空之中,一股波動也在這個時候,開始不斷的爆發。

葉軒的眸子,在這個時候略微一動,那身軀之上,無數的波動,瞬間爆發而出。

隨著這股魔氣的爆發,那前方的天空之中,便立即有著一股股可怕的力量,開始瀰漫開來。

“轟隆隆!”

兩人碰撞在一起,葉軒的身子不動,那邊的金刀魔帝,身子卻向著後方倒飛了一步。

“怎麼可能?”

金刀魔帝臉上的驚駭神色,更加濃鬱,比不過葉懷遠,現在竟然連葉軒都比不過來。

這令金刀魔帝的心中,也生出一股驚恐的神色出來。

血魔帝的臉色,也在這個時候一變,他的身子一動,整個的身子,彷彿是一團血霧一般,便來到了金刀魔帝的旁邊。

“你拖住他,我來解決他!”

血魔帝開口說著,此時這話說出,卻令在場的眾人,臉上都閃過驚恐的神色出來。

隨著一股魔氣湧動,那前方的空間,一股股波動,瞬間爆發,這時候卻令這天空之中,都瀰漫出一股可怕的殺意。

血腥魔氣開會爆發,血魔帝的身子,便向著葉軒衝出,一條血河瀰漫而出,那血河之上,有著無窮血氣閃掠而出。

葉軒的身子,在這個時候瞬間一動,一股波動,瞬間爆發而出,整個的天地,都開始碎裂了開來。

血河之中,竟然由這一條條可怕的魔龍飛出,那是血龍飛騰,此時卻投出一股可怕的波動。

葉軒的眸子,也在這個時候一凝,那目光之中的神色,也投出一股可怕的波動出來。

葉軒的身子,也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波動,這時候卻令這周圍的空間,瀰漫出一股可怕的波動。

這時候,那前方的空間,魔氣閃動,那股可怕的波動,令這前方的空間,瀰漫出一股可怕的殺意。

“吞天噬地大神通!”

葉軒的身軀之上,一條條吞噬之龍也在這時飛騰而去,那股可怕的波動,令這前方的空間,都浮現出一道道蛛網一變的碎裂波紋。

“嘭!”

葉軒跟血魔的波動,直接碰撞在一起,卻令那前方的空間,也都徑直碎裂了開來。

兩人在這個時候僵持了起來,那邊的金刀魔氣,則是伺機的對葉軒出手,他身軀之上魔氣湧動,一柄柄魔刀斬出,卻爆發出可怕的波動。

瞬間,葉軒便落入了下風之中,若不是有著吞噬不死身,恐怕早就隕落。

而那邊的葉懷遠,卻更加的危險,他麵對的可是魔界的第一人天魔帝。

天魔帝淩空立在天空之中,渾身上下散發著黑色的魔光,令人看上去,便有一種無法與之為敵的感覺。

天魔帝看起來並冇有太過用力,但是葉懷遠卻已經左突右支,疲憊不堪,那身子已經遭受了不小的創傷。

猜你喜歡
龍嘯天下
97 人在追
女友被非禮,陳平為保護女友而坐牢,可三年後出獄,女友卻嫁給了當年施暴者............陳平悲憤不已,幸好在獄中習得凝心訣,陳平從此走上修仙之路,身邊美女陪伴,前女友悔恨不已!
都市神醫葉辰
377 人在追
【火爆爽文】五年前,廢物葉辰猶如地上蠕蟲般被人恥笑!但是五年後,他帶著一百位上古大能回來了!吊打一切,誰與爭鋒!
上門龍婿
506 人在追
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,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,那些瞧不起他的人,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,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!
第兩千九百零七章吞噬海島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